淘宝冰丝裤男薄款夏季(超薄冰丝内裤男模特)

2023-09-08 20:07:21
淘宝网 > 女装 > 淘宝冰丝裤男薄款夏季(超薄冰丝内裤男模特)

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冰丝裤男薄款夏季,以及超薄冰丝内裤男模特的知识点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文章详情介绍:

森馬集团GLM 薄款冰丝裤男士夏季新款卫裤宽松百搭休闲...

它有束脚款和直筒款两种,喜欢束脚风格的可以考虑拍791,喜欢直筒风格的可以考虑拍790,束脚款式更具休闲运动感,适合年轻人穿着,而直筒款式则更显成熟稳重,适合上班通勤穿着。无论束脚还是直筒,都非常适合腿部有缺陷的人穿着,如大腿粗、小腿粗或O、X型腿,能够完美隐藏缺陷,显瘦效果明显。所以,大家都清楚了吗?主播手上的款式和面料细节都是一样的,采用进口冰氧丝面料制成,手感清凉丝滑,是夏季必备的款式。

表面严肃内心大猪蹄子的糙汉刑警×外表冷艳内心柔软的旗袍设计师

第一章

「浅浅姐,吴太太要做一套年后开工典礼用服,想询问您能不能接单」

「吴太太过去替我解决了工读时期遇上的客诉问题,这个面子我一定要卖她的」

顾轻浅将手机和提袋调换手,问:「我现在手上还有几单?」

大红色旗袍绣著金色牡丹花草纹,绣工精细连长袖袖口也不马虎。

高高的领子遮了好看的脖颈却难掩那胸前的丰满曲线,长长的裙摆藏住一双膝盖,一条侧边高衩开至大腿三分之一处,白皙腿部若隐若现。

她脚踩高跟圆头绣花鞋,达达地走在人行道上,胸前白菩提子吊黄色流苏的压襟随她脚步晃动,头上发簪坠饰也叮当作响。

顾轻浅酷爱旗袍,衣橱里全是旗袍服饰,没有现代人的寻常服装,每每走在路上便会像这般引来人们回首。

尤其她那长相,巴掌小脸、朱唇皓齿,一双凤眼仿佛能勾人,左眼下一点红痣更添妩媚。

妖如狐媚,艳似牡丹,是许多人对她的评价,可她冷情冷感,从来不在乎也从未察觉。

半晌,倪洛洛停下敲键盘的手,回道:「还有三单,江太太的两套私服、王太太女儿的一套婚用服。」

「黄院长请我做一套她娶媳妇用的礼服,三月需要,王太太女儿婚宴也在三月」

顾轻浅想了想,说:「这两笔订单都不能更动,只能联络一下江太太能不能稍微延后一下时间算了,江太太与院长相识,还是我」

她一顿,猛然回身。

几个散步的老人走过,一只狗停在电线杆旁嗅了嗅,抬脚撒尿,除此之外便没其他人

「浅浅姐,怎么了?」

倪洛洛的喊声让她回过了神。

顾轻浅松了口气,将话补全:「我再请黄院长与江太太交涉过年赶个工,吴太太的案子应该没问题。」

倪洛洛应声,难为道:「浅浅姐,我过年时被父母强制压回老家,恐怕不能」

「不打紧,年节和亲人团员重要。

顾轻浅压了压夹在腋下的绣花手拿包,快步朝住处公寓大楼去,远远地便见一个身穿牛仔裤与米色毛衣打扮的女孩向著自己挥手。

「浅浅姐!」

倪洛洛是她在校时认识的学妹,和她一样喜爱旗袍,却没胆穿出门,只能画几张图稿交作业图满足感。

顾轻浅不喜与人交涉,打从开设工作室以来倪洛洛便一直帮她打理杂物,营运多年累积不少忠实客人,即便私单开价高、长时间等待,贵妇们依然愿意买单,几年下来也能买套房了。

「吃了吗?」

她身高一米七,八头身模特儿身材,即便是平日里总低头看同性朋友的倪洛洛也得仰望她。

「吃了的。

倪洛洛随她进电梯,门一阖,一股熟悉的辛辣味窜入鼻息,「浅浅姐今天还是无辣不欢啊?」

顾轻浅拎著提袋说:「尝尝?」

倪洛洛也吃辣的,但顾轻浅的道行太高,她实在不敢恭维。

头皮发麻,快步上前掏出备用钥匙开门,一踏入屋子她便躲入工作室去了。

顾轻浅嘴角弯了弯,怕酸辣粉的汤被吸乾,随意把手拿包扔在沙发,进厨房拿了个大碗将酸辣粉倒出来,才捧著碗做到沙发上,边看电视边享用。

碗里冒著腾腾热气,酸辣粉的辛香入鼻勾人垂涎,肚子咕噜响。

舀了一口品尝,粉条滑嫩地窜入喉,辛辣在舌尖上弹跳打转,麻辣酸爽四字便能将酸辣粉的精华形容出来,让人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。

她爱吃辣,在业界也不算太隐私的事,可人们不知她尤其喜爱这附近老面馆的招牌菜川味酸辣粉,因此才在这地方租屋,每周都要光顾个两三次,连面馆老板娘都打趣她乾脆住在她家,省得朝思暮想。

如果不做旗袍,她估计要去学那手艺了吧。

顾轻浅嘴角满足地微翘,沾了辣油的红唇越发鲜嫩嫣红,她吐出舌舔去了唇上汤汁,又舀了一口入喉。

「浅浅姐」

倪洛洛捧著笔记本电脑出来,纳闷问:「这个万公子是谁啊?」

顾轻浅看了一眼,脸色冷了下来。

她的官方社群都是倪洛洛在处理,甚少关注上头发什么文章、有谁留言,可她几乎一眼就确定这个万公子就是骚扰自己无数次的人。

因为这自称万公子的帐号,开头第一句就要她别生气,以后都不给她打电话,只用文字讯息她

这件事倪洛洛也是知道的。

顾轻浅那张脸很衬她所喜爱的旗袍,却也是个麻烦,从以前便总引来女人生嫉、男人骚扰。

本以为独立创业就能避免麻烦事,怎料开业第一天就接到骚扰电话,每每拉黑便又一个新号码打来。

有一次,她们不堪其扰,骂了对方,请他别在骚扰,如今那人竟开始私讯官方帐号了

在公共社群发这种暧昧留言意欲为何?

不管那人目的是什么都让人一天的好心情全化成泡影。

「别理会。

顾轻浅亲手删除那则留言,并封锁了万公子。

随后,她拿过包包拿出视线准备好的薪资袋与红包给倪洛洛,拍了拍她肩头,「今年辛苦了,妳把资料整理一下就放假去吧。

顾轻浅吃完了一碗面,倪洛洛也告了段落,说了声新年快乐后,便背著包包欢欢喜喜地回家了。

倪洛洛离开不久,顾轻浅拖来笔记本电脑,解开那人的封锁,打了句「如果再继续骚扰,我就报警」并严明说到做到,才又重新拉黑对方。

第二章

今年的冬季特别冷,除夕夜早晨就变了天,开始落雪。

顾轻浅一进入工作模式,时常不知时间,今日也是,起床后随意塞了两片吐司、抱著一罐普洱茶又躲入工作室。

她顶著设计图,绱著拉链,将拉链的反面与后衣片的正面对齐,利用隐形压脚按净缝线从上到下车缝拉链到开口处将拉链拉合,尔后在另一端用画粉每隔3至4公分处做左右平衡的标记,从上到下按标记车缝拉链另一端在前衣片侧缝,再从底端反面拉出拉链,小烫正面拉链口。

耗费数小时将第七道工程做好,才进入下一道流程:缝襟口。

顾轻浅做底襟时会一起缝合肩缝与侧缝。

将底襟止口按预留的缝份扣净,用三角针缲缝固定,再把前、后片正面相对、分肩线对齐,按净缝线缉缝,缝合后分缝熨烫。

熟能生巧,她做旗袍虽没三十年,却也有十年,每天画图、缝衣、剪裁,即使闭著眼睛她也能做。

最简单的一套旗袍,十七道工法,她只要十天便能赶制,何况吴太太喜素,对这次的服饰要求端庄,不做太多花样。

因此她挑选宝蓝色布料,绣著几笔银色云头纹,并采用传统的圆襟与一字扣。

由于吴太太不高挑,只穿短旗袍,顾轻浅决定做点不一样的,将裙长做到膝下十公分,两侧开短衩,一来能突破吴太太寻常装扮,二来又能保留旗袍特有的开衩。

如果搭上白色绒毛披肩,她相信吴太太会是全场最亮眼的焦点。

手机响了起来,顾轻浅的双眼从旗袍上移开,走到窗边接电话才恍然惊觉天色已然暗下。

「院长。」

顾轻浅倚著落地窗,凝望落雪的双眼没有波澜。

「浅浅,新年快乐啊」

黄院长似乎很高兴,声音比平时欢快许多。

「新年快乐。」她淡应著。

「还在忙吗?」

「嗯,接了个急案」

「这样啊你一定又没好好吃饭吧?」

顾轻浅微愣,这才发现自己一整天下来都没什么吃东西。

她没应话,黄院长又问:「老余让我问你要不要回来围炉,妳哥哥妹妹难得都在呢!」

顾轻浅眸光黯淡了下来,脑海里浮现得不是一家团圆的和乐光景,而是院长儿女看待自己的眼神。

倒不是厌恶,是一种难言,是想告诉自己在那个家中有多么多余,是再说

她不应该存在。

顾轻浅抿唇,婉拒:「不了,客人初四就要,我还得闭关几天。

院长不知她与她儿女之间的隔阂,仍想说服她过去围炉。

她不好太过强硬,想了想,便说:「院长,抱歉吴太太想和我谈论设计稿,这几天忙完我在过去温馨园找您先挂了。

口中说得是园区,而不是余家。

黄院长闻言,没在说什么,只告诉她保重自己,便挂了电话。

顾轻浅松了口气。

抚养自己长大的是温馨园和院长,余家如何她并不在乎,可她不希望院长难过,更不想让她因为自己与家人有分歧。

肚子饿得打响,除夕夜里没有外送,顾轻浅只能出门采买。

她拉开衣柜,挑了一套墨绿色荷花与鱼图腾的长旗袍,披上黑色毛披肩,拿了支绑了墨绿色流苏的荷花造型沉香木簪盘起一头墨黑长发。

拉开化妆桌抽屉,挑了串淡青色和阗玉十八子绑桃红渐层色流苏的压襟,挂上襟口,又翻了个绣花荷包装零钱才穿上同款墨绿绣鞋出门。

倪洛洛说她生的艳丽,随意穿穿都能见人,还这么注重外表,连下楼取餐都得穿得像要赴宴一样,让不让人活?

那时她回了什么来著?

噢,把自己弄得赏心悦目是给自己看的。

言下之意,与他人无关,她高兴就好。

超市布景红红火火,十分喜气,人们嘴上也洋溢著笑容,嘴边说著回家团圆。

这种喜气的日子不适合她,所以她一改往日,舍弃红旗袍穿了个墨绿与黑,注定与世界格格不入。

顾轻浅站在火锅料区,思考自己今晚的晚餐,顺便把明后天的份量一起准备。

她想得认真,即使推著推车的人们频频回首,甚至有人拿著手机拍她也没有反应。

家里还有米,她选定了麻辣锅汤底,挑了几样火锅料与青菜,又拿了罐优酪乳和杏仁水,推著车子去结帐。

她自国中就一个人住,手艺虽不比饭店大厨,但也能让人赞口,煮锅麻辣火犒赏自己总不为过吧

顾轻浅想著麻辣火锅兴奋地迈步,转进电梯回到了家门。

她掏出钥匙来开门,门前铁栏杆上却插著一封没有署名的粉色西式信封。

顾轻浅皱起眉头,抽出信封,发现著信封根本没封口,一双柳眉掐得更紧了。

往里头一掏,掏出十几张照片--

是各个角度拍摄的她。

落下的一张纸写著:

浅浅,真想把妳藏起来,不让任何人看见

背脊一阵发寒。

第三章

信封没有邮戳,也就意味著对方知道她住所,估计跟踪她好一阵子。

顾轻浅是怕麻烦的性子,可对方长期的骚扰实在忍无可忍,决定报警。

毕竟那房里大部分只有她一个人,顶多加一个倪洛洛,若真有个万一光靠她们根本反抗不了。

「我们会根据你提供的线索进行追踪」

「我知道了。

年轻警员叫郝宾,像个邻家男孩似地温吞,一旁的老警察说什么他便做什么,连和她借身分证件也低声下气。

顾轻浅双手递上证件,眉间有些疲惫,尤其许久未进食,嘴角也没了上扬的力气。

郝宾忙著藤写,不知填到了什么栏位,手顿了一顿。

老警察瞄了一眼,问:「妳身份证上没有填父母栏是和家里决裂吗?」

不能怪他说话不客气,而是现在社会太多年轻人都是这幅德行,吵著跟家里决裂,成年后就把身份证给改了。

顾轻浅没意外,淡答:「我是孤儿,出生就没有父母。」

如同她没随著余姓,翻了个姓氏便说她自己叫顾轻浅,事实上她连自己真正的姓都不知道。

郝宾一脸诧异。

老警察自知失言,客气了许多,「请问联络人填谁比较好?」

「温馨园,」顾轻浅提起此地,柔柔一笑,「我在哪儿长大的。」

郝宾红了脸颊也看呆了眼,指头一抖,纸上多了突兀线条,老警察轻咳一声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拿起立可白涂改。

「宋队,你回来了!」

本在一边涂指甲油的女警员忽然站起身,一双眼曈晶亮,嘴角盈盈笑著。

咖啡皮夹克的男子,一头墨发长即肩头像钢刷似地微卷,鬓角胡须长至下颚,美式黑人头和落腮胡遮掩了他大半容貌,唯有那双柳叶眼显眼异常。

深邃眼眶、长睫毛长,还有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珠子,让人第一印象便觉得此人公平公正,做不成徇私枉法之事。

「阿岩。」老警察招了招手。

男子没理会女警,拐弯走来,「大队。」

老警察问:「又去长脚街蹲点?」

「嗯,那人狡猾早我们一步跑了。」

男子正在追查什么案件,与老警察谈论得起劲,一旁的郝宾不时加入话题。

韩露对他们的谈话没兴趣,搭著两条长腿,坐得笔直,依稀只听清楚男子的全名叫宋军岩。

老警察猛地将话题引到她身上。「这位小姐似乎被盯上,你顺道送她回去吧。

韩露一愣,撩起眼皮看向几人。

宋军岩好似才留意到她,看了一眼,问:「什么状况?」

「对方在顾小姐家门放了一封信,没有署名、邮戳,里头放著几张她的照片,还附了一张纸条」

郝宾说著,递上了她交付的信函。

宋军岩扫了一眼,读道:「浅浅,真想把妳藏起来,不让任何人看见」

他的嗓子低哑浑厚,能在不经意间撩人心旋,听得本还无感的她起了一身疙瘩。

顾轻浅不满地瞪了一眼,看就看,做什么念出来?

宋军岩丝毫没感觉,问:「认识的人犯案?」

郝宾代答,「顾小姐是设计师,有个人网页,无法肯定。

她的个人网页名叫旗袍美人--顾浅浅,从未改过,所以没见过她本人的人也能喊得出口。

正因为如此,嫌疑人范围更广了。

「从角度看来」

宋军岩翻看著照片,每张都要举起来细看,「犯人配有专业摄像器材,不是惯犯,就是蓄谋已久。

「我们也是这么想,所以请顾小姐提供了一些名单。

「待会我去和大楼调监控。

众人集思广益,女警突然阴阳怪气地扯嘴角,「长那个样子说不定是那个仰慕者追求不成反过来求关注呢」

顾轻浅心情本就不好,这女警又好死不死撞上她最介意的点上,脸色整个冷了下来,「那妳至今单身不就得怪自己长那个样子?」

「妳!」

「王予娜,妳如果嫌事少就跟小宾子调班,人家还赶著回家跟老父母团员呢。」

老警察面带微笑,话里威严不减。

女警撇了撇嘴站到一旁,用一双抹了厚粉的眼瞪著她。

顾轻浅不理会,拨了拨裙摆,起身要离开。

宋军岩这才从思绪中回神,提醒著:「近日有单身女性家中遇害的案件,妳家并不安全。」

「暂时住旅馆。」她淡道。

宋军岩点头,跟了上来,「嗯,先回去整理行李吧。」

「宋队您要载她一程?」女警讶异地睁大了眼。

「嗯。」

宋军岩不知在想些什么,低头看著顾轻浅,「待会与我述说经过。」

顾轻浅见他一副严肃模样,总觉得自己身陷大案中,吞了吞口水不敢大意。

她用力点头,紧跟在他身后。

郝宾喊了声:「宋队,阿姨打来问你回不回去」

宋军岩一顿,「我再回电。」头也不回。

「对了,阿岩。」

「是。」

宋军岩因为老警察还有什么要交代的,转过了身,一张脸扳得认真。

老警察指著脑袋,「头发该去理一理了。」

局里人们噗嗤一笑,宋军岩大概不知如何反应,整个人愣在了原地。

韩露抿了抿唇,不好意思笑出声,只能现行一步走出警局了。

第四章

「我要调阅B栋的监控。」

宋军岩敲了敲警卫室窗口,出示证件表明来意,毫不拖泥带水。

警卫老林表情惊讶,看了她一眼。

宋军岩从胸前口袋掏出了个黑色U盘,「拷贝下来。

老林点了点头,埋头动作。

宋军岩退后了几步,仰头张望著小区。

他有种感觉,一种身为警员的直觉--

骚扰顾轻浅的嫌疑人肯定住在这地方。

小区采公寓式住宅,全区四栋楼,却只有一个出入口。

出入口有警卫,从顾轻浅握著的钥匙串来看,进入个别大楼和电梯需要感应卡,自家房门有两道以上的锁。

这样的住宅不太可能受外在侵犯,嫌犯若不是住在这栋楼中,就是与住户相识的人。

样本是减少了,可

他们的举动很可能遭到监视。

宋军岩虚搂顾轻浅的柳腰,在她蹙眉反抗前附在她耳旁低道:「别动,那人可能是这里的住户。」

顾轻浅闻言,僵了身体。

一意识到那骚扰自己的人可能住在小区里,她抿著红唇、扫视周遭,总觉得身旁路过的每个人看待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对劲。

她颤抖著问:「现、现在该怎么办?」

「装朋友,带我上楼。」

宋军岩接过警卫拷贝好的U盘,跟著顾轻浅进了小区。

她的住宅落在西方,即小区的C栋,

拿出感应卡刷开大楼的铁门,进了电梯解开锁按下12楼的钮。

电梯门阖上,她便迫不及待地问:「宋警官你是说犯人很可能是这里的住户?」

宋军岩看了摄像一眼,将手指移到唇中央,比了噤声,示意她隔墙有耳。

顾轻浅只得按住心里的恐慌,深吸口气,强迫身体冷静下来。

电梯门开了,她立刻冲出电梯,开了两道门锁,冲进家门。

回到熟悉的地方,心绪稍加平复,可身体依旧颤抖。

她的性子虽然不太好,却也从未与人发生争执,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

这种敌在暗的情况更是让人焦躁。

宋军岩站在外头,仰头看了几眼才进房门。

宋军岩站在外头,仰头看了几眼才进房门。

他关上两道门,没上锁,抬眸扫了一眼,愣了,「妳新婚?」

且不说这客厅桌椅都用上古朴红色绣布布置,电视柜上摆放了木雕、玉雕与铜器摆件,木椅后的墙面还挂了一把红色扇子,绣著鸳鸯戏水,墙上挂著的照片像是老旧底片拍摄,图内尽是制作旗袍的过程。

绝对不是一个二十七岁单身女性房里会出现的物品。

「我母胎单身。

顾轻浅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她解释这么清楚做什么?

看著房里熟悉的事物,宋军岩抽了抽嘴角,表情复杂。

片刻,他意识到自己过激的反应,轻咳了声,说明自己对于骚扰信一案的推论。

顾轻浅越听,脸色越苍白,整日未进食的胃部翻腾绞痛,心里有种想抓住那恶心鬼狠狠踹上几脚的冲动。

「我刚刚看了一下,这层楼的摄像机被破坏了。」

宋军岩直视她双眼,道:「或许他早就盯上妳了。」

顾轻浅寒毛四起,咬唇,「我尽快找地方搬离。」

宋军岩并非此意,但他不知怎么说,搔了搔头,问:「妳在这里住多久?」

「五年多。」

「有谁知道你住这里?」

「我助理,」顾轻浅怕他误会,补充:「一个女大学生。」

「没了?」他皱眉。

她点了点头。

宋军岩觉得不可思议,哪有人可以活得跟透明似地,无人知晓。

他又问:「这五年来的追求者、仰慕者或是平时接触的人,可有让你印象深刻的?」

顾轻浅蹙眉。

从国中以后,她这脸皮完全向著妩媚的方向在成长,身段也越来越出挑,那些所谓的追求者从未断过,要说印象深刻

「是有几个会是他们吗?」

「尽可能详列出来。

顾轻浅应下,提起纸笔写了几个名字。

「先别打草惊蛇,既然确定凶手可能藏在小区,把他困在这里总比跟著妳四处跑还要好」

宋军岩趁空想了对策,顿了顿,问:「妳一般在什么状况下会离家多天?」

「如果布料有缺或者顾客有临时异动,通常会出差几天。

「妳用出差名义去园一点的旅馆暂住,我会派人来这里盯哨。

似乎也只能这样了。

危机在前,她似乎变乖顺了,无论这位宋警官提出什么她都会点头应下。

写完了名单,宋军岩拍了张照传给郝宾调查。

他在木椅上坐得笔挺,纵然她因为整理行李忙入忙出,也目不斜视。

顾轻浅在厨房里盯著柜子中得辛辣泡面,肚子咕噜响,抿了抿唇,探出了头,「宋警官您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?」

「我不饿。」宋军岩不为所动。

顾轻浅嘴焉了下来,给他一杯白开水,便又转头往行李箱塞几碗辛辣泡面。

她东西多,光是带换洗衣物、日用品和布料工具,便塞了两个大行李箱,其余零碎物件全进了大提袋里。

顾轻浅拖著行李到门口时,已经满身大汗了。

很想洗个澡、换身乾净衣裳,可为了整理行李她已让人等了好几个小时,不好再拖延。

宋军岩站到她身前,挽起袖子、面无表情地拎起三个重达八十公斤的行李,往门边去了。

她本不矮,男人往自己身前一站就像半个城墙似地高大,只能抬头仰望他背影。

那粗壮手臂肌肉线条深邃,小麦色肌肤性感迷人,惹得她不自觉吞了吞口水。

宋军岩毕竟是警官,顾轻浅不好意思全仍给他,主动抢了回一个来拖,跟在身后下了楼。

一路无语,安置好行李,他让她坐入了副驾驶座。

顾轻浅心惊,很快意识到宋军岩这是为了掩人耳目,十分配合。

车弯弯绕绕,转了大半个城市,最后停在一间饭店前。

宋军岩说:「这里是我以前同学家开的,我请他们多注意房客,另外会派人过来重点巡逻,妳暂且安心住下。」

顾轻浅看了一眼,觉得饭店还算感觉,便点头解开安全带,绕道后车厢要拿行李。

可物件太沉,她拉也拉不动。

男人走了过来,替她扛出行李,生满厚茧的大手不经意触摸到她的手背,一道电流自指尖窜进体内。

「嗯」声音不受控地泄漏。

宋军岩一愣,狐疑地看了她一眼。

顾轻浅不知自己怎么回事,觉得羞耻,咬唇撇开了头,装作若无其事地拉著行李。

宋军岩手机有来电,接起电话,一边与人说话,一边用单手拿下行李。

她抿了抿唇,低声说:「宋警官,谢谢您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好」

宋军岩接到了案件,看了一眼,想著没什么太大的问题,便现行离开。

顾轻浅这才如释重负,拖著行李进饭店办理入住手续了。

第五章

大过年的,外头播放发财歌,她顾轻浅只能窝在饭店房里赶工,没日没夜地裁缝,总算在初四那天交付了吴太太的委托。

完成工作后,她陷入昏睡状态,整整睡了三天。

今天是初七,许多人已经重返岗位,本想再调整作息一日,可隔壁的新房客早晨一入住,就奏起了不可描述的声音

「啊嗯」

「啪啪」

顾轻浅拉过被子蒙头,双手捂著耳朵。

她似乎是性冷感,对这种声音极为厌恶,看a片更是无感。

以前宿舍命令男性止步,她室友曾偷带男人进宿舍做那档事,她发现后,直接把对方的东西扔出去外头,还让宿舍管理委员公告名姓。

纵然现代社会开放许多,可一个不把其他女孩清誉的人,在她眼里无需给与基本的尊重。

但是,现在隔壁的人不是室友,也没犯法,她哪有权利去敲门叫他们暂停?

而且

那种事真有这么舒服吗

猛然想起前几天被某个男人触摸的瞬间,一股电流霸道地入侵,扰得身子一直静不下来,下身

顾轻浅弹起身,光著脚丫下了床,冲入厕所。

淘宝冰丝低腰小裤底残留了一丝晶莹,她红了耳根,咬了咬牙,将之扔进洗衣篮中,进了澡间。

再次出来,她一身清爽,隔壁声音却还未停下。

叹了口气,想想自己也有段时日未探访黄院长,顾轻浅换上衣服,出门拦车,避开那烦人旋律

走访孤儿院,她一般穿得较为寻常,一身改良酒红色旗袍,高领襟口中央用珍珠做了拉链设计,可以下拉至锁骨。

长袖袖口用了白色蕾丝做点缀,鱼尾造型的长裙摆两边开了短衩,保留旗袍精髓,看起来也不会太难亲近。

「浅浅姐姐来了!」

顾轻浅踏入温馨园里,院里玩乐的孩子们立刻停下手边工作,跑上来迎接。

「浅浅姐姐,新年快乐--」

孩子们的拜年整齐划一。

她弯起唇角,将手中提篮递给里头年长的孩子小琳,「压岁钱和点心,一人一个。

除了每段时间带些点心或玩具给孩子们外,旗袍美人每月都会将营收的百分之十捐给温馨园。

手工旗袍的技艺几乎失传,制作费用高昂,前来委托的人虽络绎不绝,可费时费工,布料成本也不低

她每月能负担的也就这么多了。

孩子们不知她心里活动,拿了压岁钱手舞足蹈了起来。

顾轻浅问:「院长在里头吗?」

小琳向她招手。

她从善如流,蹲了下来。

小琳附在她耳旁说:「有个和姐姐穿著很相似的人来找院长,我们还以为妳来了」

和她相似?

她暂且没想到对象,确认著:「那个人还在里头吗?」

小琳点头。

顾轻浅摸了摸她的头,起身朝屋里去了。

门内传来谈话声,访客抱怨儿子过年不回来,黄院长则在一旁安抚对方。

她拉开门缝,探头张望。

身著常服的黄院长对面坐著一名女性,身穿绣著五福捧寿团花纹的暗红色改良旗袍,唯有袖口没有蕾丝,用了金色丝线收编,鱼尾造型裙摆和她身上的几乎一样

「浅浅?」黄院长惊喜道。

顾轻浅淡笑了笑,和走了过去,越看越觉得那套服装眼熟。

「哎呀!好标致的姑娘啊!」

女子持著绣帕掩笑,一双杏眼毫不掩饰地凝视著她。

顾轻浅点了点头,面色不冷却也没热情到那里去。

她讨厌人家说她漂亮。

以前来认养的家长见到她都说她长得漂亮,却从没有人领养她。

长大以后,这脸皮更是个麻烦,在校被人欺、职场被人扰,有墨水的人说她「红颜祸水」,没墨水的人叫她「贱胚子」;女人见她避如蛇蝎,男人见她

一个个都是麻烦。

「浅浅,黄院长朝她招手,介绍:「这位就是江姐。」

顾轻浅一愣,连忙伸手,「江姐,初次见面,我是顾浅浅。

她有求于人,态度自然客气了不少,与江姐表明订单问题后,向她道歉,承诺送一个亲手做的压襟作为赔礼。

江姐为人和善,笑笑地告诉她,「我也只是日常穿著罢了,不急著。

她年纪与黄院长相仿,岁月却未曾在她脸上留下痕迹,即使年过半百身段依旧保持得宜,收腰长旗袍也能轻松驾驭。

大抵是对方穿著自己做的服饰,兴趣嗜好又相仿,聊著聊著顾轻浅竟把自己除夕夜的遭遇也倾诉了出来。

「唉!妳这孩子,竟然发生了这种事,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?居然还瞒著,自己去住旅馆」

黄院长叨念道:「妳以前的房间还给妳留著,我看妳今天就搬回去住吧。

「警官建议我先按兵不动,对方可能是我认识的人。」顾轻浅委婉拒绝。

「可妳也不能就一直待在旅馆里啊」

「可妳也不能就一直待在旅馆里啊」

「我手上毕竟还有委托,所以最近想找合适的地方租个短约」

顾轻浅与院长一来一往,争论著找房子的问题。

江姐眨了眨眼,墨色眼珠子咕噜地转了一圈,勾唇,「我年前装修了三楼,空间很大,能当工作房也能作为卧房,妳有没有兴趣?」

两人诧异转头。

「月租算妳江姐竖起三根指头,「这样就好。」

三万?

如果是一个平层,有工作房、卧房和独立卫浴设备三万还挺便宜的

江姐见她犹豫,蹙了蹙眉,「三千是不是太多了?」

顾轻浅睁大了眼。

江姐眨眼,又道:「不然三百怎么样?」

顾轻浅被江姐的金钱观惊呆,怕她又继续自砍价格,连忙答应和她回去看房子了。

·

某地,缉拿通缉犯的宋军岩,任务结束后上了自己的车。

揉著疲惫的眉眼,启动了引擎待暖气充满车内。

夕阳西下,投入挡风玻璃,脚踏垫闪烁了秒,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弯身拾起,是一件和阗青玉的压襟,挂著桃色渐层流苏

他记得这东西是穿旗袍时挂在胸前的东西,最近穿旗袍上过他车的只有一个被骚扰的女人。

脑海里忽地浮现那窈窕身影,流苏扫荡那对奶子,小腹燃起一团火,分身挺了起来。

宋军岩蹙眉,他承认那女人很有魅力,尤其是那副嗓子,音色轻柔,在不经意间撩拨人心,不发骚就已令人心痒。

嗯的那声确实让他至今还无法遗忘,但也不至于

瞥了一眼裤裆,他想大概是自己太久没锻炼了。

说起来那女人的打扮跟他那位老妈喜好挺像的。

说到他那老妈,这几天不像往常传来讯息,估计在耍性子吧?

罢了,他也是该回去一趟了

江姐:自己的媳妇自己找!

宋队长:……

作者:piikee | 分类:女装 | 浏览:36 | 评论:0